澳大利亞軍方公佈調查報告 證實士兵實施涉嫌戰爭罪行為
2020-11-26 18:00
來源: 人民日報

澳大利亞軍方公佈調查報告 證實士兵實施涉嫌戰爭罪行為

人工智能朗讀:

核心閲讀

澳大利亞軍方日前公佈該國駐阿富汗部隊調查報告,證實澳軍人涉嫌在阿富汗參與殺害囚犯和平民事件。此事引發澳大利亞社會震動和輿論廣泛批評。澳政府聲稱將對涉事人員追責,但不少分析對追責能否落實表示擔憂。

澳大利亞軍方日前公佈的一份調查報告證實,有25名澳軍人涉嫌參與23起殺害囚犯和平民事件。連日來,澳大利亞政要和媒體紛紛表示批評和譴責。澳媒普遍認為,澳軍人在阿富汗實施涉嫌戰爭罪的行為背後暴露出諸多深層次問題,如軍隊層級監管失靈、隱瞞不報等。

調查報告證實虐殺存在

澳大利亞國防軍督察長辦公室11月19日發佈的一份報告稱,對2005年至2016年在阿富汗執行任務的澳軍人是否涉嫌戰爭罪進行了歷時4年的調查。調查發現,在駐阿期間,有25名現役和前特種部隊士兵涉嫌在阿富汗參與23起非法殺戮事件,並掩蓋這些罪行。在這些事件中,共有39名無辜平民和俘虜被殺害,另有2人被虐待。

關於澳士兵在阿富汗涉嫌非法殺戮的傳言和指控由來已久,迫於輿論壓力,澳大利亞國防軍督察長2016年起正式就這些指控展開調查。日前公佈的這份報告首度承認有士兵在阿富汗犯下虐殺行為。

報告稱,調查人員對423位證人進行了510次採訪,並審查了2萬多份文檔和2.5萬餘張圖片。這份報告由澳大利亞陸軍預備役少將、新南威爾士州法官保羅·布里爾頓負責完成。

澳大利亞媒體還披露了一份由國防顧問薩曼莎·克朗普沃茨2016年撰寫的報告。正是這份報告迫使軍方啓動了正式調查。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報道,克朗普沃茨的報告中包含許多令人震驚的發現,包括年輕士兵在指揮官要求下射殺囚犯以完成第一次射殺訓練,特種部隊殺害14歲男孩,在住宅中射殺正睡覺的一名35歲父親及其6歲兒子,以及因直升機乘坐空間不足而射殺俘虜等。

鑑於問題的嚴重性,澳大利亞國防軍司令安格斯·坎貝爾不得不就澳士兵行為向阿富汗人民表示毫無保留的歉意,並就戰爭罪行向澳大利亞公眾道歉。

“澳軍事史上可恥的一頁”

2001年美國發動了阿富汗戰爭,作為美國領導的軍事聯盟的一部分,澳大利亞一直在戰後的阿富汗維持軍事存在。根據報告,一些涉嫌罪行發生在2009年和2010年,多數發生在2012年和2013年。然而,這些惡劣行徑不僅沒有第一時間被報告,反而被長期掩蓋。

該報告發現,澳大利亞特種部隊士兵把武器或無線電設備放在被害者身旁,作為被殺者是“合法目標”的證據。報告指出,這些犯罪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澳軍中存在着一種不受約束的“戰士文化”。一些士兵將自己視作超越法律的特殊存在。“傳播這種文化的士官團體”以及未能遏制“戰士文化”的國內指揮官,都對這些罪行負有“實質性的間接責任”。

克朗普沃茨在2016年的報告中指出,導致這一醜聞的原因,包括特種部隊內部缺乏有效的領導機制和足夠的檢舉渠道,而這些檢舉渠道本可以讓士兵在不必擔心報復的情況下舉報戰爭罪行。據《悉尼先驅晨報》報道,克朗普沃茨報告中記錄了多名特種部隊內部人士的證詞,戰爭罪行在一些士兵當中被常態化,而另一些反對此類惡劣行徑的士兵則被邊緣化。

澳大利亞陸軍中將伯爾説:“我深感擔憂的是,有些士兵看到或知道暴行時並沒有站出來舉報,或者並沒有感到這麼做是安全的。”

報告對澳大利亞軍方產生了很大震動和衝擊。特種空勤團第二中隊由於“與涉嫌嚴重犯罪活動有關”而被解散。報告還建議,澳大利亞聯邦警察對25名涉案人員中的19人展開刑事調查。坎貝爾表示,將對涉案軍人逐案進行審查。

《澳大利亞人報》近日刊發的頭版文章指出,這是“澳軍事史上可恥的一頁”。據《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報道,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雷諾茲稱,報告展示的事實讓她感到身體不適,並且從中看到“澳軍方多個層級領導失靈”。

“追責能否落實仍存疑問”

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日前發表聲明説,報告中敍述的行為公然違反了澳根據《日內瓦公約》以及相關法律所承擔的莊嚴法律義務。任何在阿富汗犯下戰爭罪的軍人以及任何試圖掩蓋這些罪行的人,都必須被繩之以法,受害者家屬必須得到賠償。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表示,對澳大利亞軍人在阿富汗的行為深感困擾和不安,所涉案件會根據澳大利亞的法律和司法制度處理。他已經任命了一名特別檢察官負責調查此事。不過,一些澳大利亞法律專家表示,“相關刑事起訴過程將相當複雜,追責能否落實仍存疑問。”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發表文章稱,除非政府決定修改證據法,否則檢察官很難從調查報告中獲得任何定罪依據,因為法律規定第三方證據不能用於立案。澳大利亞國立大學軍事與安全法研究中心主任戴維·萊茨指出,布里爾頓調查的目的,是調查關於特種部隊軍人行為的持續傳言和指控,而不是收集可用於刑事審判的證據。因此,在可能發生的刑事訴訟之前,警方調查可能會花費數年時間。

西澳大學國際法學者梅蘭妮·奧布賴恩在接受澳聯社採訪時稱,收集證據將是最大的挑戰,在衝突地區收集在澳境外實施的犯罪證據將尤其困難。此外,由於普通人不瞭解軍事活動的細節,可能難以通過陪審團定罪而只能由法官單獨審理,這也會增加案件的複雜程度。

據澳媒報道,除澳軍外,駐阿富汗聯軍中的美國和英國部隊也都面臨着實施非法殺戮的指控,但相關案件通常都會不了了之。據《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報道,一個涉及英國海軍陸戰隊士兵涉戰爭罪的上訴案,即以宣佈被告無罪而收場,儘管他本人承認違反了《日內瓦公約》。

(人民日報堪培拉11月25日電)

[編輯:黃春才]